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财经 > 控股权遭司法冻结 严重缺钱的大连圣亚或被“易主”

控股权遭司法冻结 严重缺钱的大连圣亚或被“易主”

作者:匿名 更新:2019-10-23 07:29:09

来源:中国网络金融

(记者赵嵘、李丙燕)2019年国庆前夕,大连盛雅旅游控股有限公司(600593.sh,以下简称大连盛雅)参与其中。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均因拖欠担保纠纷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冻结的股份已提前质押。这一事件发生的时间很有趣:由于大规模项目投资和并购,上市公司本身在资本链上面临巨大缺口,而资金雄厚的境外机构经常收购股票。大连盛亚会因为股份冻结而“改变所有权”吗?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此次纠纷是由星海湾投资为其子公司大连胜利路拓宽改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融资租赁业务提供担保引发的,大连胜利路拓宽改造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违约,AVIC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未支付租金。由于财产保全的需要,AVIC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申请冻结担保人星海湾投资持有的大连盛亚股份3年。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部分等待冻结的股票都是在2018年质押的。这表明星海湾投资正面临严重的财务困境。

上市公司本身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作为一家以景点门票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大连盛雅的年利润规模相对稳定,2018年达到57,656,065.79元,比2017年略有增长。然而,近年来,公司一直在开发和合并新项目,年利润数千万,所需资金明显不足。2016年固定增长的失败将使大连申亚的资本需求更加难以满足,各地正在蓬勃发展的在建项目的进度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财务困难的大连盛亚此时被潘静基金所吸引。2019年7月,潘静基金连续三次发债,持股比例压在控股股东星海湾身上。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一份特别调查函,询问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是否会发生变化。虽然大连盛亚在拖延了12天后回复说岩基基金无意控制,但如果它是被动的呢?这种可能性正在大大增加。

单一业务和微弱的收入增长

大连盛亚于2002年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当时,公司的收入来自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水族馆的门票收入,其营业场所也受到海洋世界景观的支配。2005年,大连盛亚在哈尔滨开设了极地博物馆,这为公司的收入提供了第二个支持。然而,大连的海洋世界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大连盛亚仅依靠两个项目的门票收入,其收入增长在2012年达到顶峰,然后继续下滑。数据显示,大连盛亚2012年的收入增长率为32.85%,2013年和2014年开始下降。2015年的收入增长率降至一位数,2018年仅为0.84%。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从公司相对单一的运营模式来看,如果你想增加运营收入,你需要建设更多的项目。在这一因素的推动下,大连盛亚自2015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新项目。

大型项目融资缺口挤压上市公司

与上市公司基本固定的利润规模相比,大连盛亚对新项目的投资太大。2015年,大连盛亚在项目投资上继续燃烧三大火焰:产品升级改造;莫比迪克计划下生产线的新建设;在4个城市启动滨水城市项目建设。

以镇江莫比迪克魔幻海洋世界项目为例,项目主体建筑包括海洋博物馆和极地博物馆,预算10.89亿元。然而,大连盛亚在2018年利润高峰时的全年利润仅为5770万元。为此,大连盛亚特别推出了一项非公开发行计划,为该项目的建设筹集7.88亿元,但失败了。

筹集资金的失败并没有使大连盛亚放弃对该项目的投资。公司采用了以下方法:借钱。因为收入的主要来源是门票收入,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和计息负债一直相对较好。然而,从2016年开始,公司的对外借款增加,财务支出大幅增加。然而,依靠借款来支持项目投资显然是杯水车薪。

根据2018年年报,大连盛亚在镇江莫比迪克项目的土地和在建项目上共投资4.98亿元,是当年公司利润的8.6倍,不到项目总预算10.89亿元的一半。

大连盛亚提出了一种新的融资方式——设立基金。2019年7月,大连盛亚以0元的价格将镇江莫比迪克项目40.98%的股权转让给重庆现代物流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物流基金)。作为回报,重庆物流基金将设立2.5亿元专项基金——“重庆顺元郑新一号基金”,作为主要投资者投资大连盛雅镇江莫比迪克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2.5亿元的专项基金,其中奥美旅游基金认购了1.25亿元。奥美旅游基金的经理是大连盛亚控股的太阳公司。换句话说,大连盛亚通过转让镇江莫比迪克项目40.98%的股份,只交换了1.25亿元的外部资金。

除镇江白鲸项目外,营口白鲸项目目前的前景也不明朗。2017年,大连盛亚与营口天目签署了项目合作函。双方共同开发建设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洋城市项目(以下简称营口大白鲸),首期总投资7.8亿元。

2018年,大连盛亚从营口金泰龙粤海酒店获得营口白鲸项目80%的股份,转让2.27亿元。然而,2018年年报显示,该项目股权转让尚未支付1.82亿元。

尽管这笔钱尚未支付,大连盛亚已经抵押了该项目的使用权,包括房屋、设备和土地。不仅如此,营口白鲸项目、哈尔滨圣亚极地公园的股份和未来门票费用都已抵押给银行,并有相应的应收账款——大连圣亚在项目投资压力下确实资金短缺。

潘静基金高价收购控股权的可能性

资本链很紧,随时都可能断裂,但在一些投资者看来,大连圣亚是一个非常好的“壳资源”。

这时,大连盛亚被潘静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潘静基金)所吸引。

7月4日,岩木基金首次向大连盛亚上调牌照。7月14日,第二次募集完成后,岩木基金及其一致各方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不超过5.13%。但很快,该计划被调整为在未来12个月内将公司股份增加不低于3%,但不超过10%。

7月26日晚,大连盛亚透露,7月18日至26日,潘静基金及其一致行动方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大连盛亚692.9万股,占大连盛亚总股本的4.89%。

到目前为止,岩木基金及其关联方的总持股比例已达到15%。最初,增加一年期股票数量的计划仅在7个交易日内就迅速完成。

在该公司披露首次出价后,大连盛亚的股价继续攀升,在此期间,潘静基金完成了第二次出价。从三轮许可的平均价格来看,岩壁基金无论成本如何都有发展势头。与前34元/股的最高平均价格相比,第三轮许可的最高平均价格接近45元/股。

这一行为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严重关注,该交易所发出了一封询问函,询问上市公司岩崎基金是否会寻求对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自规定日期推迟12天后,大连盛亚终于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即岩基基金无意接管。

然而,这个计划跟不上变化。随着控股股东股权被充分质押,司法部门等待冻结,上市公司控股股权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热门推荐

最新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cifesal.com 白兔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