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财经 > 除了科创板,科技股还能去哪上市?

除了科创板,科技股还能去哪上市?

作者:匿名 更新:2019-11-12 15:01:53

科学创新委员会成立两个月后,交易和估值逐渐变得稳定和合理。与此同时,近日有传言称,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Nasdaq)已改变上市规则,放缓了审批速度,收紧了中国小型企业的上市。

事实上,科学板从上市之初就被称为纳斯达克(NASDAQ)的中文版,其系统设计也借鉴了同样采用注册制度的香港股市。

面对科学板、港股和纳斯达克的不同市场,科技股应该如何选择上市地点?一位ipo行业资深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科技公司上市地点的选择是综合考虑的结果,包括上市门槛、行业估值以及监管环境和维护成本等“软成本”。

哪里更容易上市?

据海外媒体报道,越来越多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小公司从中国投资者而非美国投资者那里筹集了大部分ipo资金。因此,最近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asdaq Stock Exchange)正在收紧限制,放缓审批程序,并试图限制中国小型企业的ipo。

如果纳斯达克收紧中国小型企业的ipo门槛,这可能会迫使一些中国小型科技企业将纳斯达克与目标市场分开,转而考虑其他市场。

事实上,上市门槛是企业考虑上市的第一步。对于科技股,纳斯达克、香港还是创新板更容易?

(第一财经是根据三地上市规则和一些证券公司的研究论文组织的)

从市场角度来看,科学创新委员会的主要进展包括首次将审批制度改为注册制度。允许相同的股票在一定条件下拥有不同的权利、vie结构和红筹股上市;定价机制采用询价机制,进一步实现市场化;交易规则进一步放宽。这些条件的放宽进一步封闭了科学创新委员会与香港股市和纳斯达克市场的机制。

然而,它也是一个注册系统,科学委员会和其他市场之间也有差异。

据报道,香港的注册制度的特点是“双重申报”。拟上市公司的申请材料报送证券交易所后,副本报送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备案。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双重检查。证券交易所进行实质性检查,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正式检查。但是,科创董事会拟上市公司的所有审批权限属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证监会只负责股票发行和登记。

第一位财经记者梳理了科学板、香港和纳斯达克的上市指标,发现与其他两个资本市场相比,科学板的上市财务指标更接近香港主板的三套标准。然而,与两者相比,SKYPE根据预期市场价值设计的五套标准更加灵活,更符合SKYPE支持高科技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总体定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的新规定中,香港主板大幅降低了未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技术公司的门槛,允许拥有不同权利的公司在同一只股票上上市,并允许已经在欧美上市的创新公司第二次在香港上市。根据上述新规则,符合某些业务条件的生物科技公司在上市时只需市值至少为15亿港元,而申请人有足够的营运资金支付上市文件发出后最少12个月所需开支的至少125%。

但香港创业板对上市公司的门槛较低。根据香港创业板的上市规则,其对拟上市的企业没有盈利要求,只要求上市时的预期最低市值为1.5亿港元。公共股权证券至少由100人持有;以及前两个财政年度经营业务的净现金流入总额必须至少为3000万港元。

市场参与者认为,当时成立香港创业板也是为了鼓励创新企业。然而,目前香港创业板市场的发展离初衷越来越远。与纳斯达克相比,香港创业板的上市标准太低,过于依赖市场流动性的提高。然而,信息披露制度和估值定价制度不够完善,导致参与者减少、成交量萎缩、流动性枯竭和市场持续下跌。

相比之下,纳斯达克的分层程度更高。根据纳斯达克(NASDAQ)的上市指引,纳斯达克市场有三个等级市场,不同等级有不同的限制。具体而言,“全球精选市场”吸引了大型蓝筹股企业和其他在其他两个层面发展的企业。“资本市场”主要用于吸引风险较高的小型企业。在这两者之间还有一个吸引中型企业的“全球资本市场”。从纳斯达克三级“资本市场”的上市规则来看,上市的财务要求已经很低了。

根据上述资深人士的分析,如果比较一下,纳斯达克和香港市场更像是创新型企业的天使投资者,更愿意在早期阶段给企业融资机会,即使这种盈利模式不太成熟,在市场上也没有先例,而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则更倾向于已经过初创期并正在成长的企业。

当然,降低上市条件的门槛需要成熟的投资者和后续系统来支持。不同市场的投资者理解风险和控制风险的能力不同。这位高级官员表示,相对而言,由于其发展成熟,香港市场和纳斯达克市场的投资者普遍理性,机构投资者相对较高,因此即使上市门槛降低,也仍然相对可控。

在交易机制方面,科创板加大波动性,优化卖空。机制设计接近港股的灵活交易规则。

就退市制度而言,港股退市更依赖主观判断。退市公司的数量很少,而且有“仙股”。不过,科创董事会实施了更严格的除名制度,这将触发立即强制除名,并且可能不会被重新列入名单。然而,从过去退市企业的比例来看,纳斯达克也是一个淘汰率非常高的市场。

根据光大证券研究的数据,从1980年到2017年的近40年间,纳斯达克摘牌了10,431家公司。不包括6,898家尚不清楚其存在的公司,已除名公司的数量占其余19,607家上市公司的72%(其中约40%是由于合并和收购而被除名的)。

科技股在美国和香港股市表现不同

如果符合所有地区的投资标准,同行业上市股票的估值表现是科技公司寻找上市地点最关心的问题,也是选择上市地点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截至9月底,目前共有33家上市公司,总市值6000亿元。从交易数据来看,近两个月来,从价格涨跌、日平均周转率和日平均交易量来看,中远集团的投资情绪已经趋于理性。

在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开幕的满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曾表示,从静态市盈率的角度来看,当时上市的28家公司在扣除非营利组织之前的市盈率区间为18-269倍,中位数为45倍。扣除非扣除因素后,市盈率在19至468倍之间,中位数为48倍。从动态市盈率的角度来看,28家公司基于2019年每股预期收益计算的动态市盈率中位数为34倍。大多数公司的发行市盈率低于可比公司,基本上在卖方建议的估值范围内,这符合市场预期。这28家公司的市盈率不同,这反映了市场对不同行业和不同公司的不同价值判断。

光大证券表示,由于供求关系的影响,短期博弈机会将不可避免地成为选择。然而,基于成熟的市场经验,科技企业应避免过多关注当前的绩效。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在未来十年面临放缓,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和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之一。消费市场奖金和工程师奖金有利于高技术产业的培育和发展。在未来的10年里,tmt、生物医药、高端设备制造等领域将会出现10家公司。这些公司目前可能面临相对较高的估值,但从动态的角度来看,它们将逐渐进入涨价和变得更便宜的过程。

科技股在更成熟的纳斯达克和香港市场表现如何?

根据wind数据,第一位财经记者发现,在过去10年中,纳斯达克共有29家上市公司增长了10倍以上,其中信息技术行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6家,这是比例最高的行业之一,医疗保健行业1家。与此同时,纳斯达克也诞生了基准“faang”(即五大科技巨头脸书、苹果、亚马逊、网飞、流媒体服务巨头,以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

然而,根据光大证券研究的数据,集中在科技股的信息技术和医疗保健也是退市比例较高的行业。这意味着,尽管纳斯达克指数通过快速的利润增长吸收了高估值,但只有少数企业“笑到最后”。

光大证券认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具有“供给创造需求”、规模经济的巨大市场价值、国际化以及通过并购拓展新业务能力的科技股可以在纳斯达克市场生存,并相对“滋润”。

总体而言,纳斯达克科技股在发展初期也经历了高估值。2000年纳斯达克网络泡沫后,纳斯达克在估值回升的同时受益于利润的高增长,并逐渐过渡到成熟期。自2009年以来,该指数的年回报率已达到17.5%。科技股的高回报来自其利润的增长。早期的高估值需要被后来的利润增长消化,最终推动进一步上涨。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统计,香港市场上还有29家上市公司在10年内增长了10倍,其中4家在医疗保健行业,4家在信息技术行业。然而,近年来,科技股在香港股市的整体表现平平。

2018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允许股份相同但权利不同的创新型企业在香港上市后,当时市场较为乐观,许多独角兽和新经济股份也纷纷在香港上市。不过,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初,香港股市已完成逾160宗新股ipo,其中逾120宗股票停牌,停牌率超过75%。其中,据华泰证券(Huatai Securities)数据,2017年和2018年上市的新经济独角兽的表现也相当平淡,大部分都在上市90天后跌破发行价。

东兴证券的统计数据显示,从过去五年上市的新股来看,科技股的表现一直在下降,科技股在前30%的涨幅中所占比例一直在下降。医疗保健股有所不同,盈利和亏损的数量领先于子行业。软件服务行业在不同时期的新股数量位居行业前三。

海外上市的“软成本”更高

上市过程涉及广泛的问题。除了上市门槛、估值等“硬指标”外,基于许多受访专业人士的意见,企业需要考虑融资成本、上市后维护成本、监管环境、法律环境、股东退出等“软环境”。然而,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创新板相比,如果内地科技股想选择远在大洋彼岸的香港股市,甚至纳斯达克市场,这些软成本肯定会更高。

在融资成本方面,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如果选择在香港或纳斯达克上市,那么投资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这三大“上市项目”的选择就非常有限,费用也相对较高。此外,上市后还需要中介机构协助提交当地证券监管部门要求的文件,融资成本相对较高。

然而,如果你选择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那么中介机构的选择可以扩展到许多融资成本较低的小型地方机构。

就上市后的维护成本而言,上述高管表示,例如,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对其首席财务官的要求更高,通常需要有融资背景,最好是投资银行背景,了解公司的业务、财务知识,英语表达流利,因为他们需要与投资者沟通,这些英语交流有根据纳斯达克市场的要求在网站上发布的录音。具有这种素质的人才的工资水平相当高。

在监管环境方面,如果选择美国市场,它可能需要面对对中国股票的严格监管。2013年,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caob)与财政部和证券期货委员会签署了执法合作备忘录,在证券期货委员会允许的范围和形式内分享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的审计工作文件。

在法律环境中,美国《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等对欺诈上市等违法行为的处罚相当严厉,而美国证券集体诉讼制度也非常成熟。

在股东退出方面,在非红筹股结构或vie模式下,如果股东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前股东持有的内资股在上市后不能退出,因此国内上市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将在香港“全流通”试点后逐步解决。

此外,美国做空机构并不“容易处理”,做空机构对中国股票的狙击也屡见不鲜。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2010年,著名的卖空者浑水公司(Muddy Waters)针对中国股票鲁诺科技(Luno Technology)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质疑其虚假合约和夸大收入的问题。仅仅23天后,鲁诺科技被迫退市。

快乐赛车app 1分钟极速赛车 台湾宾果网址

热门推荐

最新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cifesal.com 白兔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